联系我们

  • 公司名称:西安伟盛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 电话:029-86723002 86723306
  • 手机:13468839189 13991231580
  • 传真:029-86723306
  • 联系人:王经理 吴经理
  • 网址:http://www.xawsbxg.com
  • 地址:西安市东元路7号石库C区B座109室
 

准备整治钢厂的多家钢铁企业被点名

 

靠钢吃钢”问题表现多样,高层领导人员、中基层干部权力变现手法不一,呈现出典型的岗位层级特点。(制图:王婵)
  云南省纪委监委近日发布消息,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昆明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杜陆军,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李平,副总经理和智君等19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监察调查。另有12人涉嫌行贿被留置。
  鞍钢集团纪委也于日前召开采购系统警示教育现场会,通报剖析两起“靠钢吃钢”典型案件。经查,鞍钢铸钢公司邢文玉、陈军通过弄虚作假的手段帮助私营企业主倒卖废钢,给国家造成巨额经济损失。二人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交司法机关。会上播放了涉案人员忏悔视频,教育引导领导人员和关键重要岗位人员以案为鉴、警钟长鸣。
  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提出,要持续惩治国有企业腐败问题,强化廉洁风险防控。国有钢铁企业坚持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大力整治“靠钢吃钢”,查处一批典型案件,强化警示教育,深化以案促改,推动钢铁企业高质量发展,为“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奠定坚实基础。
  1、物资采购、验收、使用等关键环节是“靠钢吃钢”易发多发区
  2020年12月18日,鞍钢集团有限公司原总工程师张大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此前,攀钢集团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西昌钢钒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永平,海绵钛分公司原经理秦兴华等6人“靠钢吃钢”被查处。
  去年以来,鞍钢集团开展“靠钢吃钢”问题专项治理,从案件查办情况看,“靠钢吃钢”案件占总数的39%,“靠岗位吃岗位”思想仍未完全根除。
  “靠企吃企”是国有企业腐败的典型问题。企业“蛀虫”背靠企业资源,利用手中职权大搞权钱交易,损公肥私、中饱私囊。国有企业中,钢铁属于重资产行业,投资体量大,产值高,建设项目、改造项目多,一些关键环节流转着大笔资金,吸引了一些内部人员和供应商、经销商等内外勾结牟利。
  2020年10月被开除党籍的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孟志泉,“将手中掌握的国有资源当成‘摇钱树’,大肆经商办企业;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承揽、产品购销、货款结算等方面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物资采购、验收、使用等关键环节是“靠钢吃钢”易发多发区,拥有决策权、采购权、销售权的各级管理人员是腐蚀“围猎”的重点对象。
  4月1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通报接受审查调查的19人中,层级跨度很大:有杜陆军、李平、和智君等昆钢现任领导人员;有来自昆钢旗下全资公司、控股公司和参股公司的高管,如昆明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济师、副总经理白保安等;有中层管理人员,如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营销中心副总经理王涛等;有普通职工,如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运营改善部采购管理室职工张德富等。
  鞍钢集团党委常委、纪委书记孟庆旸认为,“靠钢吃钢”问题表现多样,呈现出典型的岗位层级特点。
  高层领导人员“靠钢吃钢”,有的与供应商勾肩搭背,利用职务影响力进行长期隐蔽的权力变现,如赵永平与多名供应商长期密切往来,收受供应商的车辆、房屋、名表、现金等;有的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如严泽生在担任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期间,与下属公司员工相互勾结,垄断供货业务从中获取非法利益;有的领导人员亲属借其职务影响力违规经商办企业,如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某二级单位工会主席夏某的妻妹、妻妹夫所办企业,违规与夏某所在单位发生业务往来。
  中基层干部“靠钢吃钢”,更多是“一事一结”的权钱交易。如干私活谋利、串标、在具体经营事项上损公肥私。2020年4月,鞍钢集团纪委通报5起“靠钢吃钢”典型案件,其中时任鞍钢联众公司设备保障部检修机械作业二区作业长的邓耿胜,私自承接某相关方请托的工作任务,组织5名下属人员在工作时间为该相关方干私活,收取好处费共计25764元。邓耿胜还存在谎报定修人员、多申领定修餐问题。
  2、“靠钢吃钢”背后,隐藏着腐败利益链
  赵永平落马时,许多干部职工感到震惊。在他们眼里,赵永平能力突出、为人和蔼。
  核查赵永平问题线索时,办案人员从他的通话记录里发现异常。“他通话记录里,排在前十名的有一半是老板、供应商。”鞍钢集团纪委工作人员说。赵永平的通讯录,构成了他的“朋友圈”,圈子里多是与攀钢钒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商人老板。
  这个“朋友圈”,实际是对赵永平的“围猎圈”。表面上,这些老板与企业的业务往来合规合法,事实上他们多是通过拉拢腐蚀赵永平来获利——
  2006年至2019年,供应商刘某某在与攀钢钒公司业务往来中得到关照,多次送给赵永平钱款;2014年2月,供应商赵某某为得到攀钢钒公司的业务关照,在吃饭过程中送给赵永平一张存款13万余元的银行卡……
  赵永平受贿问题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受贿行贿双方几乎没有具体的请托事项。赵永平因其“一把手”的职务影响力,不用“明示”就能让某些供应商在企业准入、项目承揽、货款结算等方面得到照顾。
  赵永平接触的这些供应商,多为中间商、流通商,没有生产能力,靠“皮包公司”采购钢铁生产原材料,再转手卖给攀钢钒获利。
  类似的“中间商赚差价”现象,也发生在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严泽生案件中。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2020年对被告人冀成起的刑事判决书显示,冀成起任天津钢管新产业开发有限公司下属天津市津田新材料有限公司(国有控股)副经理期间,利用严泽生职务影响,以他人名义,于2012年至2019年5月先后通过另外三家公司把化工原料聚乙烯醇PVA供给其所在的天津市津田新材料有限公司约900吨,每吨从中赚取约人民币2000元的差价。
  “中间商”借企业领导人员的职务影响力“无缝不钻”,千方百计建立利益链条,获得不正当竞争优势,破坏市场公平,损害企业利益。
  3、受贿行贿一起查,找准风险点斩断利益勾结黑手
  “靠钢吃钢”暴露了一些国有钢铁企业权力过于集中、监督缺位、公职人员廉洁用权意识不强等问题。有关纪检监察组织坚持监督执纪问责严的主基调,严查腐败案件、找准风险点完善机制制度,推动净化国有企业政治生态和经营环境。
  在鞍钢去年开展的“靠钢吃钢”问题专项治理中,各级纪检监察组织共查处收受好处、利益输送、内外勾结等违纪违法案件300件,处分295人,同比分别增长45%、51%,挽回经济损失8534万元。
  在案件查处中,企地协作联合办案机制发挥了主要作用。2020年4月,鞍钢攀钢纪委与攀枝花市纪委监委签订企地协作机制协议,双方合作、沟通、协调更加顺畅高效。联合办案机制也体现在其他钢铁企业的反腐实践中,今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湖北省纪委监委联合宣布原武汉钢铁(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办公室主任吉照东接受审查调查。
  打击“靠钢吃钢”,必须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
  此次查处昆钢的系列案件中,12名行贿人被留置,涉案单位涵盖金属、矿产、贸易、建筑等领域;严泽生被查,其关联行贿人冀成起等人也因涉嫌行贿罪走上法庭;办理赵永平案件过程中,也留置了涉嫌行贿的供应商……果断留置行贿人对案件突破起到很大作用。
  今年,鞍钢将通过开展“清风行动”推动受贿行贿一起查,主动反“围猎”。找准可能发生侵害企业利益问题的领域,如采购销售、外委外包、工程建设等重点、关键领域,针对其中的单一来源采购、中间商管理、废旧物资处置、资质审查、资源分配等自由裁量权较大的管理环节,对各项业务逐一分析研判,精准解决在与相关企业业务往来中一家独大、轮流坐庄、对号入座等问题。重新梳理曾经列入“黑名单”的相关方及个人,严防改头换面“重操旧业”。